好产品经理具备几大条件

1、洞察人性:洞察是一切产品出生的基础
2、不断试错:不断尝试,反馈,目的就是找准体位。
3.1、简单化:不要挑战用户的耐性,真的没时间理你。
3.2、快乐化:制造用户的快感,才能分享你,才能长久的玩耍。
3.3、实用化:满足用户需求并形成习惯,不要脱离商业本质。
4、具有高情商:如果干菊花没有遇到凡士林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
5、团队的安全卫士:做好团队的优化的同时必须优化提升自己。

少谈些主义,多做些需求

作者:微信产品经理:邹剑

一、思考需求

1、需求的本质是动机,而不是需要。
如果有人提出,“我想要付钱,出现在附近的人的最顶部”,其实他是寂寞了,想要获取关注。你给他一个功能“10块钱置顶”,结果他花了10块钱置顶之后,他还是寂寞,因为他真正的问题是丑,所以他真正的需求是一款滤镜或者一个面具。置顶是他的需求么?不是,这是他的需要,他太丑,没有人找他,他本质的需求是想要变漂亮,所以你可以提供一款滤镜。所以我说需求的本质是动机不是需要。

2、你必须会生活,是潮人
潮流是什么?张小龙说过:“潮流是为了让人不落伍,是比性还重要。” 微信刚出来的时候,没有关系链,你为什么还用?因为微信在当时是一个潮流,大家都在用,当大家都在摇的时候——因为“摇”这个动作看起来很色情——会让你注意到。你就会发现,哎,他在做什么,我也想试试,万一这50个人都试了,我没试,我就落伍了。所以为什么用微信,因为微信在很多时间节点上是引领了潮流的。

3、你只懂自己,但要试图多理解他人
只有你自己感觉最痛的需求,你才能说服开发去如何如何,因为他能够感觉到你的情绪,如果你能用情绪去感染他,他也感觉到痛,那你就成功了。但是用户是群体,特征是思维简单,冲动、情绪化、易怒、跟风,而且类型复杂。尽管你无法每类人都理解,但是你还得试图多理解他人。产品经理最关键的特质就是同理心。

4、战略,竞争对手,NO!
第一,别从战略出发思考具体需求。战略决定方向,用户决定需求,具体需求要结合场景。第二,别从竞争对手的功能出发。“陌陌”已读状态反馈功能,这功能屌丝很喜欢:女神看过了不理我,迅速撤离,裤子穿起来。女神不一定喜欢这功能,这让女神显得自己很抗拒,就像我长刺一样。如果屌丝有一天头像突然变成了宝马车的车钥匙,她可能就想说“哎,不好意思,之前没有看到这个消息”。“陌陌”和“微信”是竞争对手,但“微信”也这么做的话,那就不能骗人了,对“微信”来讲不能骗人简直是不能想象的。从竞争对手找需求,容易被他带到坑里。他做那个需求是因为他接触了用户、接触了那个场景,这种情况下你不会想得比他更周到,你只会从表层去考虑,而他会从本质去考虑,很多情况下你会被他带到坑里。还有,你的信息比他少,他接触到了很多反馈,他知道这个功能好不好,哪里好,哪里不好,而你不知道。

5、活在未来
只有当你活在未来的时候,你才会发现缺哪些,只有当你活在未来的时候你才会全身心的沉浸,而不是单一的、用一个画面去想一个东西。人是复杂的,你必须沉浸他的整个环境、整个人生里去。这就是我为什么说产品经理必须爱看电影。电影通过全面透彻的描述整个场景把一件事情讲很清晰。当进入未来去做设计的时候,你设计的会更加有逼格,但细节处,别钻牛角尖。活在未来,把缺失的,有趣的东西做出来,这是发现idea、发现创业需求的最好办法。

6、老板,YES
老板提了一个需求你觉得不对,问我怎么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没什么可说的。

二、做需求
不要跟我提什么用户体验,它太虚,你要告诉我不做这些功能,具体问题出在哪。

7、骨架——肌肉——血液——皮毛
你做产品的时候一定要抱着解剖的心态,当你去解剖他们的时候,你会发现,结构非常清晰。你可以找的到手Q上面或微信上面哪个地方按钮有些瑕疵,但你要说他的骨骼哪里出了大问题吗?绝对不会,所以说我们做产品先想好骨架,先想好他们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结构当你在想结构的时候,不要去理睬用户怎么想,想的就是逻辑,就是合不合理。任何产品,思维顺序都是:
(1)【骨骼】思考产品的结构,就够来源于对受众理解的理解,也来源于定位,例子:微信,豌豆荚的过去和现在
(2)【肌肉】最重要的几个功能分别是什么,例子:微博最重要的几个功能时什么?
(3)【血液】其他功能还有那些,他们与核心功能的关系是什么?如何穿起来,例子:微博的广场,今日热门
(4)【皮毛】每一处细节

8、前轻后重
业务流程体验上的前轻后重,功能规划上的前轻后重,用户界面的前轻后重:隐藏功能(微信每一处)隐藏逻辑(摇一摇),技术架构上的前轻后重:逻辑尽量在服务端,用主义讲,叫云。

9、功能与情境
虽然我们做的是“功能”但想的是“情境”。手机阶段,整个产品的思路是在不同的情境和不同的难度下去设计的,当你在路上走的时候和你坐在咖啡厅的时候,和当你想前去搭讪的时候,情境是不一样的,想法是不一样的,需求是不一样的。

10、做简单而不是做简洁
你的产品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你一定要做简单而不是做简洁。手机QQ做的就是简单而不简洁,很简单,但是你从一个设计师的角度会骂啊:这个界面丑爆了,你是不是这么觉得?我也这么觉得。但是很简单,很多人用的都很好。但是“易信”,它刚出来的时候不是底部Tab式的,是侧栏的,看上去逼格很高,但是用户不会用,必死。我一看这个界面,我靠,设计的好屌,但是必死。

11、做简单的秘诀就是抽象,是分类
你看微信的tab,开始是“找朋友”,后面变成“朋友们”,现在变成是“发现”,为什么叫“发现”?因为“发现”是抽象到一个“基类”(开发术语),“基类”就是世界万物的最根本的状态,因为你足够抽象,抽象到无可抽象,你会发现我们往里面放啥都不觉得奇怪。第四个tab叫“我”原来放“设置”的地方。为什么会把“设置”抽象成“我”?

学会抽象的办法就是找共性。“我的相册”,“我的收藏”,“我的卡包”和“我的设置”一定是和“我”有关的,所以我们也抽象到了一个极抽象的地步了,叫“我”!“我”里面可以放无限多个东西。只是说,他的层级会越来越多,层级是什么?层级就是分类。人天然就是会分类的。当你抽象和分类的时候,你一定要想清,用户的认知G点,感受用户的文化水平。

12、产品经理的自我修养
第一,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张小龙在微信的启动页放那么多首歌,每一首我都没觉得好听,但是他放了以后,我都觉得很屌。因为他在表达自己,我也想表现我自己,我如果以后创业,我的App的启动页一定会在某种程度上表达我自己。第二,不避免装逼,不刻意装逼。当你真真实时感觉到这个情感这个品味的时候,你就把它说出来,你不要怕人觉得你装逼,你要有强大的内心。装逼的办法就是:不要新功能的罗列而是去讲故事。第三,做需求的时候,也不要盲目乐观。

13、别人做得成,你做得成吗?
别人做的成的,你不一定能做的成。你在“知乎”出来的时候,同样的那个时间,你也做“知乎”,你做了什么?周源做“知乎”,是因为他们有媒体经验,认识很多大牛,拿到了李开复的投资,李开复又有很大的行业影响力,他是微博大V,总而言之,他有很多办法去引起用户注意,同样的仿造潮流。

14、你要不计一切地展示聪明,还是选择善良?
(举例安装某个软件,被附带安装其他软件)“安装通用网址客户端“勾打上了。你下一步会怎样?你就安装呗——所有人都以为这里是同意以上协议。但你在这里打勾是说我同意安装捆绑应用。好聪明,太不善良了!所以这样的公司不会成功的。

三、谈需求
15、鄙视链
鄙视链的出现不是没有同理心,而是信息不对称:产品经理不知道程序员和设计师在干嘛,设计师不知道产品经理和程序员在干嘛,他们只看到了对方的出产物,不知道过程是怎样的。你的团队里面存在鄙视链的时候,想办法让大家互相了解,吃饭是一个办法。

16、和开发、设计谈需求
先要有足够多的互相了解——多学习、多请教、多自学。
了解之后互相理解——用同理心明白对方的难点和痛处,你不是为了输赢,你是为了做事。
遇到问题互相谅解——先解决问题,别着急撇清责任。
用FFC表扬对方——即feeling,fact,compare.

17、和用户谈需求
你首先要有逼格,可参考之前的产品经理自我修养。怎么让用户认识你呢?用场景而不是功能去做宣传。为什么用场景来宣传,因为场景是用户最感同身受的,数字都没有那么感同身受。数字是一个次感同身受的东西,逻辑是最不感同身受的东西。

第二,仿造潮流,让用户感觉潮流在你这。为什么那些产品都喜欢说它是5000万人都在使用的陌生人交友应用。你会感觉很潮,很多人,有很多可能!

第三个就是让用户感到有趣。让用户感觉有趣,产生自发的好奇心怎么让用户记住你?还是有趣。豆瓣阿北说过:你在设计的时候,用户至少在产品,功能、设计三个之中至少一个层面上能参照他已经熟悉的东西来理解一个新的产品,全都颠覆了,用户没有参照物,会没有信心来弄懂这个东西。他就没有兴趣去探索。

砍掉产品80%的功能 集中力量把那20%做到八十分以上

昨天在微博上发了这么一句话:“砍掉这个产品80%的功能,集中力量把那20%做到八十分以上”。作为一名基层码农,这本是一句对某些产品状况无可奈何的吐槽,没想到收获了很多不明真相群众的赞扬、反驳以及误解。

为什么产品要做减法?

  当然,这的确是一句很没溜的话,砍掉产品功能当然不能儿戏,何况砍掉80%。而80%、20%显然也只是不准确的感性数字。那么为什么要砍掉产品功能,砍掉哪些产品功能,以及如何砍?

  个人认为,根据与用户需求、产品主旨的契合度,产品功能可以分为如下几种:

  1,核心功能:例如搜索引擎的搜索功能、IM的通信功能、电子商务网站的购物功能、门户网站的内容发布功能等等。这些功能直接满足用户需求,是产品最核心的部分。不用说,这些功能只能逐步强化精细化,绝不应该砍掉,除非产品转型;

  2,系统工具:例如社交网站的私密通信工具,电子商务网站的搜索工具、BBS的用户管理功能等。这些工具并不直接满足用户需求,但却是满足用户需求过程中必不可少的环节。这些功能有可能利用的频率并不高,例如网站黑名单功能,但却是一个成熟系统必须具备的功能。绝不可以因使用频率低而更改其主旨,更不应该砍掉;

  3,附属功能:例如QQ的QQ秀与好友印象、微信的游戏、百度的贴吧等等,这些功能满足用户的附属需求,它们附着于主需求之上。良好的附属功能是产品微创新非常重要类型,可以进一步提高用户体验;

  4,附加功能:例如搜索引擎与门户站点的广告功能,给其它产品导流功能,以及“与产品主旨无关的功能”;

  产品做减法,更多的是第四种。部分功能的附加是无奈之举,例如广告,这部分功能不是不应该砍,而是不能。能砍掉的更多的是“与产品主旨无关的功能”。那么,何谓“与产品主旨无关的功能”?为什么又要砍掉它?

  数年以前,谷歌出了一款叫做iGoogle的工具,一时风靡。这款工具上,用户可以把自己需要的功能添加到一个页面上,包括自己的邮箱、日历、天气预报、记事本等等。在这个页面上,可以只登陆一次,做很多工具的事情,非常美好,中国包括百度网易等很多公司都做了类似工具,但逐渐销声匿迹了。为什么呢?

  其实原因很简单:用户不习惯这样用系统,用户只希望在一个平台上满足自己的一个核心需求。去饭店就是去吃饭的,去电影院就是去看电影的,去图书馆就是为了借书的。正如同上百度就是为了搜索,上QQ就是为了通信,上人人就是想看看同学,从来没有一个平台能把所有用户需求都满足。

  产品主旨的选择是非此即彼的,是人人就不能再是微博,是微博就不能再是微信。同样的功能,不同的细节与呈现方式,会使得产品的主旨并不一样。人人、微博、微信都有长短内容发布功能,都能跟用户建立关系,都能看到用户的发布信息,这些功能点很类似,但是其功能的细节不同,于是它们是不同产品,用户对于它们的定位与期待是不同的。

  所以电影院不能再去添加饭店功能。当然,在电影院可以出售饮料与爆米花,因为满足的是用户“看电影时候的就餐需求”。饭店不能再去做电影院,但在饭店放一个电视往往也可以提高就餐者的体验,因为满足的是用户“就餐时的娱乐需求”。刻意的附着与悉心的附加,两者之间差之毫厘,失之千里。

  那么,是不是“附属功能”就越多越好呢?也不尽然。一个系统过多的“附属功能”,尤其是低质量“附属功能“的附着,也是一个灾难。产品功能都是消耗用户资源的,需要消耗用户的认知能力,需要让用户点击,需要消耗系统的位置。如果用户不用,或者用的太少,这些资源就白白浪费,浪费过大的时候,灾难就产生了,用户的将很难辨清产品主要功能,会看不懂系统,直接的恶果就是老用户的厌烦,新用户更是很难融入。

  总体而言,产品功能不是越多越好,不是越多就越能够给予用户更高体验。让产品承载多少附属需求与附加需求,需要良好的掌控把握。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研发资源的有限。

  既然产品功能消耗用户资源,那么如果产品消耗的资源不能大于给用户产生的价值,就没有意义,甚至是负分的。如果说一个八十分的产品,可以给用户创造八十分的价值,那么只有六十分的产品,可能并不能给用户创造六十分的价值,甚至不能给用户创造任何价值。

产品设计

把常用的功能放在显眼的位置, 能够轻松触及。 以前用过MS 的 WM, 里面的退出程序按钮真的是让人蛋疼的紧,好像跟你在说,“就是让你关不掉我”

一个好的状态过渡动画会让你感觉更加的舒心,特别是在等待的时候, 漫长的等待时间会让人抓狂,如果有一个动画或者是文字信息会好很多

 

认清市场和自己,界定能力的界限。在可以做的时候不做,是克制的智慧。

什么地方应该深入?什么地方应该浅显?为什么一个点击动作就需要如此心血,大家都喋喋不休的多任务却简单限制?在各种维度上,对“度”做恰到好处的把握,却非平常。

音符的重与轻,词句的增与删,色彩的浓与淡?

自古而来就是艺术